我的报装报修
主页 > 新闻中心 > 企业新闻 >

用心做好每把刀--刀匠,正在消失的手艺人

刀匠,正在消失的手艺人
 
文/本报记者陈慧敏
 
    徐耀城做刀的手艺是祖上传下来的,他爷爷的爷爷那一代,就已是走街串巷有名的刀匠。如今,年过半百的徐耀城也在顺德陈村做了35年的刀匠,在他心里,即便刀具厂几乎都已半机械化生产,但一把质量上乘的刀,是万万离不开好手艺的。
    然而,做刀是个不挣钱的辛苦活,早已把年轻人吓跑,徐耀城5兄弟中,也只剩下他一人还保留着刀匠的身份。“没年轻人肯做啰,徐家的手艺肯定会失传的。”他有些失落。
 
    16岁接过刀匠的担子
 
    今年51岁的徐耀城祖籍惠州惠东,很小的时候,他就常跟着刀匠爸爸下乡卖刀。在那个贫困的年代,一门手艺虽然挣不了大钱,但也能维持一家人温饱,生活还算过得去。卖刀的同时,爸爸也会从乡亲家里回收一些废旧铁料,再锻打成一把新刀。“那时家家户户的铁都不是很纯,杂质多,需要反复锤打,才能做成一打新。”
    爸爸的手艺是从爷爷那里传下来的,每完成一把刀,爸爸都会学着爷爷的样子,自豪地在刀面上刻上属于刀匠唯一的烙印——自己的名字,那是作为一名刀匠最有满足感的时刻。徐家做出来的刀锋利、耐用,周围的乡亲砧板上的家用刀具,都是徐家的。   
    从小耳濡目染,徐家5兄弟都会做刀,而徐耀城16岁就能完成21道工序,独自做出一把刀来。后来,徐耀城和大哥接下了爸爸的担子,继承起祖业。
 
    一把好刀的秘笈:经验
 
    “那时候刀全是手工的,一把好刀,没个七八年经验,做不出来!”做了35年刀具的徐耀城说,手艺对一把好刀的重要性不言而喻,其中夹钢锻打的8个流程又是最考验人的。
    所谓“夹钢锻打”,即在烧红的两块铁中夹进一块优质钢材,夹紧后反复锻打成刀胚,“铁要烧得刚刚好,时间太短了太久了都不行。”记者问及烧铁的“秘笈”,徐耀城摇摇头说:“哪有什么秘笈,都是靠经验的。我从来没算过要烧多长时间,打多少下。”
    夹钢锻打后,还要用水进行热处理,继而打磨刀刃、铲刀面,用磨刀石磨过刀身后,最后插入刀头,才算完工。在纯手工的年代,2个人一天只能做上三四把刀,并消耗很多体力。
    和大哥“拍硬上”做了一年多,年轻的徐耀城觉得太辛苦啦,不想一辈子都做刀匠的他到了顺德陈村打工。然而,没过多久,他还是重操旧业,并开办了一家名为“碧发”的小型刀具厂。
 
    
    祖上招牌不能“做坏”   
 
    办厂30多年来,徐耀城的刀具厂早已半机械化,工人最多的时候有十五六人。但对于仍保留手工锻打流程的厂家来说,这个人数已不算小型了。如今,加上自己和老婆,厂里共有10个工人,最老的师傅已做刀十余年、今年50多岁了,而最年轻的也三十多岁了。每一个工人,都是徐耀城亲自教出来的。
    “辛苦,年轻人不愿意做。”几年前曾想扩厂的徐耀城,面对都有自己事业的两个儿子,他最终都放弃了想法,“现在会一整套做刀工序的人,没有多少啦。”
    徐耀城告诉记者,做刀的手艺重要,原材料一样重要,如今许多刀具厂都直接采用已成形的复合钢加工,并无“夹钢锻打”这个流程,大大省却了人力及原料成本。“复合钢质量不好,虽然卖得不贵,但不好用。”为了不“做坏”自己的招牌,徐耀城始终保留手工锻造,最近,他又继承了祖上的传统,用自己的名字再注册了“徐城记”的商标。只是他会想,徐家的刀匠手艺,或者就要在他这一代消失了。
 
 
对话>>
“做人就像做刀一样,要踏踏实实的。”
 
记者:  您做了35年刀具,生意做到国外,遇到过特别的客人么?
徐耀城:我们厂做酒店、市场及家庭三个系列的刀具。几年前,从深圳来过一个在市场卖白斩鸡的客人,坚持要买回一把某个年份生产的刀,我在仓库翻了好久才找到一把给他。原来好多年前他买过一把,那时顺德还是一个市呢,他用起来特别好用,别的刀都用不顺手。那把刀坏了,他就照着刀上的地址找到厂里来了。刀才40多块,来回车费都不止这个价了。
记者:  大哥和侄子都没做刀具了,您儿子又没接手事业,您会害怕手艺失传吗?
徐耀城:这行竞争大,不挣钱,手工流程多的挣得更少,又辛苦,年轻人都不愿意做。这门手艺应该会慢慢消失的,现在会一整套流程都没几个了。也是没办法的事情。
记者:  徐家的手艺代代相传,除了实质技巧,你觉得还传下了什么?
徐耀城:我爷爷和爷爷的爷爷,都是安安分分做好每一把刀的刀匠,保证每一把刀的质量,从不会“做坏”自己的招牌。我想做人就像做刀一样吧,要踏踏实实的。


梦之城国际娱乐官网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

梦之城国际娱乐官网

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